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立相为后GL > 第71章

第7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陛下。”张秀刚要给女皇喂一碗粥,见是苍梧景鸢,有些讶异,赶紧跪下来请安。
  
      “你先下去吧,粥我来喂。”
  
      “母皇,你还认得我吗?”苍梧景鸢舀起一勺粥放到女皇嘴边。
  
      苍梧凌霜皱起眉头,过了一会儿才疑惑地说:“景鸢。”
  
      苍梧景鸢点了点头,夹了一点小菜放进她嘴里,自顾自地说:“我已经把贵君送出去了,他不适合住在这皇宫里,我就把他送走了。”
  
      苍梧凌霜出乎意料地没有发怒,而是讷讷地问:“他走时,有说什么?”
  
      “他说他谢谢您这么久以来的宠爱和纵容,有时间他会回来看您的。”
  
      “你骗我,”苍梧凌霜摇了摇头,露出一丝苦笑,“他怎么可能感谢我,我知道他恨我,他恨我杀了何祺。”
  
      “母皇您……”
  
      “我都知道的,”苍梧凌霜打断了苍梧景鸢的话,“早在沈贺告诉我他们两人的事之前,我就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所以我嫉妒,才会借着沈贺的手杀了何祺,我本来还痴心妄想申辰没了何祺就会爱上我,可是他那么聪明,怎么会猜不到呢?走了好,这样我就能彻底死心了。”
  
      苍梧景鸢没再回话,两人陷入难熬的尴尬中,明明是母女,却比陌生人还要疏离。
  
      “其他人怎么样了?”知道苍梧景鸢细细剔着鱼刺时,苍梧凌霜才又开口,苍梧景鸢手微微僵了一下,才慢慢地说:“沈贺还在冷宫中,我命他下半辈子抄经念佛,忏悔罪过。因为我登基,苍梧锦绣受到了不小的打击,现在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我请了太医给她医治,六公主虽下嫁民间,但她丈夫待她也甚好。”
  
      “凌雪呢?”
  
      苍梧景鸢停顿了一下才说:“苍梧凌雪勾结外敌,已经被我一杯毒酒去了性命。”
  
      “咳咳咳!”听了这句话苍梧凌霜剧烈地咳嗽起来,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她前两天偷偷托人来找过我,要我为她偷你的玉玺,但我拒绝了,本来还想替她求求情,没想到你已经赐死她了。”
  
      “母皇是在怪我吗?”苍梧景鸢用帕子给苍梧凌霜揩了揩嘴角,脸上的表情很平静。
  
      苍梧凌霜轻笑一声,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了另一件事情:“这辈子,我做了很多错事,满手鲜血,身为朋友,我负了白清,身为伴侣,我负了这后宫许许多多的男子,身为母亲,我负了你。我过去确实对你有偏见,但那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因为我嫉妒着何祺,所以无论你表现出什么样,我都会讨厌你,如果你沉默,我就认为你是懦弱,你不善言辞,我就认为你愚笨,但景鸢,这不是你的错,你看,你其实很优秀,你聪明,隐忍,审时度势,具备成为一个帝王的特质,这就是为什么虽然圣旨是你逼我立的,我却愿意将它传给你。想想真是惭愧,在你从一个小女孩长成一个帝王的这段历程中,我好像总是带给你伤害,不信任你,任你陷入危机,将你押入牢中,还总是冤枉你。”
  
      “我听说你和白浅的事了,白浅是个好孩子,她和她娘一样,聪慧,仁爱,心怀天下,你看母皇,这一辈子后宫无数,却落得个孤家寡人的下场,你们是幸运的,一定要好好珍惜的。”
  
      “我会的,母皇,您好好休息。”苍梧景鸢说着便唤张秀进来。
  
      “等一下,”女皇直起身子,“你的头发有些乱了,你过来,母皇给你梳一下。”
  
      张秀很快就准备好了东西。
  
      “我记得你小时候有一次,被锦绣欺负了,头发都乱了,也不敢说,撞着我了就那样倔强地站着,后来我也是像这样,给你梳头发,你记得吗?”
  
      “记得。”苍梧景鸢看着小镜台里的女皇拿着象牙梳,一下一下地给自己梳着头发,她仿佛又变成了那个刚受了欺负的小姑娘,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奇而紧张地看着母皇轻柔的动作,对这不常有的温暖受宠若惊。
  
      “你和我年轻的时候真像。”女皇轻轻地将自己头上的紫玉钗拔下来插在那捧乌压压的黑发上。
  
      “好了,看一下喜不喜欢。”苍梧景鸢一边用手摸着这种从没见过的发髻,一边左右地照着镜子。
  
      “这是我母皇从前为我梳的,喜欢吗?”看着女皇期待的眼神,苍梧景鸢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出了清秋宫后,苍梧景鸢朝门内深深鞠了一躬。
  
      “陛下,白相正在朝阳宫等您用膳。”
  
      “走吧。”苍梧景鸢长舒了一口气,走进暮色中。
  
      “你也累了一天了,做什么还亲自下厨。”苍梧景鸢一进宫门就看到满桌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菜,便有些心疼地握住白浅的手:“我看看,伤到手了没有?”
  
      “陛下,别这样,还有别人呢。”白浅对苍梧景鸢这一耍起流氓就不分场合的毛病哭笑不得,她急得要抽出手来,却被苍梧景鸢紧抓住不放:“没事,她们不敢看。”白浅抬起眼,发现一些胆小的宫女都红着脸低下头去,绿荷和秋容倒是笑嘻嘻的抬着头,见白浅又急红了脸皮,苍梧景鸢才无奈地让众人都下去。
  
      “这下可以了吧,白大丞相。”苍梧景鸢佯装赌气地丢开手,一个人坐下来吃白饭,白浅一向吃不准她是真怒还是假怒,只得服了软,薄着脸皮替苍梧景鸢布一碗菜。
  
      苍梧景鸢也不说话,本来好好的一顿饭,就这样在相对无言中吃完了。
  
      “陛下,”白浅心里有些微微的失落,“臣下先行告退了。”
  
      “这就要走了?”苍梧景鸢站起来,突然一把将白浅按在墙上,白浅只到她肩膀,只得被迫抬起头来。
  
      “陛下。”白浅连耳朵根都发烫,她慌得连眼神都不知道落在哪里,想推开苍梧景鸢,却发现手脚松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