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闺门生香 > 59、安将军,有喜的是本王的岳母大人

59、安将军,有喜的是本王的岳母大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章节内容开始-->

    59、

    一室热气氤氲,压抑的喘息声从浴桶里传来,交杂着女人轻细的嗔怒声,让整个房间充满了旖旎温情。

    浴桶里,罗魅软在南宫司痕怀中,除了喘息嗔怒外,水中还不断的掐他。本来她洗澡洗得好好的,这人进来后招呼都不打一声,脱得精光的挤到浴桶里,结果这一洗,就变成了水中打战……

    餍足过后的男人对她的小报复压根不看在眼中,低着头一边在她脖子里喘息,一边细细吮尝那细腻如脂的肌肤。

    “乖宝……”南宫司痕沙哑的在她耳边挑逗。

    “你不累啊!”罗魅瞬间脸黑。他身体壮不说,那方便要求也太多了些。就第一次过后她休息了两日,其他没有一天休息的,他忙到再晚也会要。

    “为夫要伺候你,怎能喊累?”南宫司痕薄唇贴在她红唇上,在氤氲的热气中,那双黑眸深邃迷人,眸光炙热难耐,别有一番邪魅的感觉。

    “……”罗魅想叫苦都不行,被他禁锢在怀中逃不掉,只能放开身子去接受他给予的一切。

    房间里,暧昧的声音不断的回荡在各个角落……

    从浴桶到床上,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南宫司痕才总算放过了快要晕过去的人儿。

    瞧着怀中累瘫的女人,他是一日比一日稀罕,不仅稀罕她柔软的身子,还稀罕她情事过后生动的摸样,那迷离的眼眸,潋滟迷人的神色,跟平日里冷言冷语的她大不同,生动迷离的她褪去那些冷漠,美得不可方物,这才是他女人最真实的一面……

    手捧着她绯红的脸蛋,他忍不住又低头轻啄起来。

    “南宫司痕……你再动我可真生气了……”察觉到他又不规矩,罗魅有气无力的开口。

    “呵呵……”南宫司痕伏在她身上,在她耳边忍不住轻笑。她的身子他再熟悉不过,知道她的极限在哪,他哪舍得让她真难受。

    夫妻俩躺在被窝里,虽没有多话,却都极有默契的享受这份温馨和安宁。自成亲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月,可彼此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同塌而眠、相拥而睡,从彼此的呼吸间寻找到那种依赖和陪伴。

    随着季节越来越冷,罗魅对他的怀抱越发贪恋,每年过冬都是最难受的,身体虚寒的她晚上手脚一直冰冷,到后半夜都不一定能暖和起来。她自己一直也有调理,但身体底子差也实在没法。

    如今好了,多了个纯天然的大暖炉,不仅能为她暖床,还能为她暖手暖脚,这种滋味除了身体温暖外,就是心里也是暖洋洋的。

    “南宫司痕……”眯着眼窝在他怀中,罗魅突然想同他说话。

    但南宫司痕却绷着身子没一点反应。

    “南宫司痕?”罗魅再喊了一声。

    还是没回应,只觉得他呼出的气息夹杂着一丝冷意。

    “南宫司痕?”察觉到不对劲,罗魅掀了掀眼皮,抬头朝他看去,却看到他俊脸绷着,冷冰冰的,而且很不满的瞪着她。

    罗魅抽了抽嘴角,还是知道原因的,于是低下头改了口,“司痕。”

    南宫司痕这才冷冷的应了一声,“嗯。”

    罗魅无语,一个称呼而已,有必要如此认真?

    听他只唤了一声就没动静了,南宫司痕捏着她下巴抬起,低下头不满的瞪着她,“怎不说话?”

    罗魅拍开他的手,往他颈窝里靠去,懒洋洋的回了一句,“现在不想说了,过两三月再说。”

    南宫司痕一听,这明显是有事,哪里能放过她的?拍着她后背,他耐着性子哄道,“有何事就直说,扭扭捏捏的可是想找不自在?”

    罗魅沉默了片刻才在他脖子里轻道,“我娘可能怀上了。”

    南宫司痕猛的睁大眼,要不是耳力好,他都要怀疑自己听错了。将她脑袋抬起,他低沉追问道,“你说得可是真的?”

    罗魅淡淡的叹了一口气,“现在还不能确定,时间太短,暂时摸不到喜脉。”

    南宫司痕两道浓眉皱得紧紧的,“那你如何判定她怀了身子?”

    罗魅白眼,“她月事没来。”

    南宫司痕不仅皱眉,眼里全是不解,“月事未来就一定有孕?”

    瞧他那摸样,罗魅都有些无语了,这人是不懂吗?

    她微微撑起身子,认真同他说道,“你别把我娘想得太老了,她才三十多岁而已,如今只是月份太小,我摸不出来。至于是否真怀上了,还要过一段时日才能确定。但依我看,这事八九没错。”

    南宫司痕紧抿着薄唇,突然木愣愣的瞪着她,连眼珠子都不动了。

    罗魅戳了戳他,“想什么呢?”

    南宫司痕突然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手掌摸到她平坦的小腹,来回抚着。就在罗魅很不解他到底要做何时,只见他突然贴上她耳朵,低沉的说了一句,“乖宝,我也想要孩子……”

    罗魅窘,他炙热的呼吸在她耳边像火一样,让她耳朵都跟着发烫,“我没说不生。”从他们圆房起她就没想过要避孕,既然结婚了,她当然想要生孩子的事。她心理年纪早就成熟,也不是那种没担当的人,如果真有孩子,她当然会用心对待。

    南宫司痕轻咬了她一口,突然邪气的笑道,“看来是为夫还要努力些才行……”

    罗魅正打算白他一眼,他已经覆上她红唇,并将被子拉扯盖住了两人的头——……

    小酒馆里,一美貌妇人正和一位俊美的年轻男子聊天,年轻男子还好,一直都保持着优雅的微笑,就妇人时不时夸张的大笑出声。

    “小江啊,真没看出你原来是北阳国的太子,你可真够厉害的,把我们骗得好惨。”罗淮秀兴奋归兴奋,但话中还是带着几分责怪。

    “罗姨,你大人大量,恕我隐瞒之罪也是身不由己。”坐在她对面的江离尘愧疚道。

    “唉,怪你有个屁用啊?”罗淮秀白眼,“我当初看你这小子就知道你不是普通人,只不过没想到你居然是太子身份。”

    听女儿说后,她是震惊不已。今日无聊,把他约出来一见,还真是。这小子,做人也太假了!

    “呵呵……”对她口吐脏话,江离尘不怒反笑。

    他一身白袍优雅矜贵、气质卓绝,俊美得犹如画中谪仙,除了他俊美的外表,那性子也是如美玉般温润细腻,认识他许久了,罗淮秀还真没见他动怒过。

    说句实话,从外表上来看,眼前的男子可比她那个冷冰冰的女婿顺眼多了。现在他身份暴露,在她眼中,这男人更是比她那女婿还胜一筹。

    只不过……她那王爷女婿比较不要脸,而且是无人能及的。

    她乖宝身边出现过不少美男子,随便抓一个出来那都是极其出色的人儿,可事情就这么让人意外,前头那些美男子她乖宝一个都没看上眼,突然冒出南宫那小子,呵,不仅把她乖宝给霸占了,连她这个丈母娘的窝都给挪到了京城。

    这世上很多东西都说不清楚,如果非要她说一句,她也只能感慨——天意。

    如今再见江离尘,她也总算明白他为何得不到乖宝的心了。不是他不够好,而是他也有一颗普通男人的心。他是身份尊贵的一国太子,如何能娶一个平民女子为妻?

    南宫司痕胜就胜在他不受世俗约束,或许他也有门第之见,但他能克服一切,皇上的那一关,她这个丈母娘的这一关,世俗的那一关……在其他人眼中,不论哪一关都是难关。可对南宫司痕来说,似乎从未放在眼中。

    他就这么硬生生的挤入她们母女的生活,甚至打点好了一切,就连她乖宝那一关都强势的攻破掉,只需她待嫁就可,其他一切甭管。这种雷厉风行又让人毫无招架之力的气魄,不服都不行的。

    她不敢说看人有多准,但经历这么多以后她看人看事还是靠谱的。南宫司痕性子或许不好,但他贵在自知。他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要如何去取舍,更知道有些事一旦错过或许会后悔一生。

    而其他人……唉!只能说无缘吧。

    “罗姨。”江离尘收敛了几分笑,突然问道,“魅儿为何嫁给司痕,他们是何时相识的?”

    “这……”虽然他俊脸上微笑如旧,也掩饰得极好,可罗淮秀精着呢,还是从他迷人的眼中捕捉到一丝失落。夹了一颗花生米放嘴里,她一边嚼着一边笑眯眯的道,“小江啊,我真没想到这么有缘分,你居然跟司痕是好友,听说你们关系还匪浅呢?怎么的,是不是觉得司痕娶了乖宝你心里难过啊?”

    “我……”江离尘脸上的微笑突然僵住,露出一丝尴尬和窘迫。

    “唉,我说你啊,吃啥味哦?我知道你跟司痕关系好,可再好你们也是两个大男人,这男人跟男人能有好结果?”罗淮秀接着道。

    “咳咳……”江离尘突然猛咳起来。如谪仙般优雅的形象瞬间被罗淮秀最后一句话给破坏了,那白皙的俊脸因为咳嗽涨得通红。

    “小江啊,你也别不好意思,你知道罗姨不是那种庸俗之人,对男人和男人的爱我还是愿意祝福的,只不过……”罗淮秀摆起了脸,“司痕现在是我乖宝的人,你可不能跟她抢人,要不可别怪罗姨帮女不帮你哦。”

    “罗姨……”江离尘额头都黑了,黑线连连。心里除了抽痛外,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痛。他的确是吃味,可是,他吃的味并不是因为魅儿,而是……南宫司痕!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实难将他们两人想在一起。他甚至不知道,为何魅儿突然想通要嫁人,还是嫁给了南宫。

    可如今,她已嫁作他人妇,他想见魅儿一面都难……

    “罗姨,能否托你帮个忙?”看着罗淮秀,他眸光突然黯下,带着一丝渴求。

    “嗯?”罗淮秀挑眉,“有何事你直说无妨,跟罗姨客气什么?”

    “我……”江离尘迟疑了片刻,从怀中摸出一只静美的木匣子,放在桌上推到了罗淮秀面前,“罗姨,能否将此物交给魅儿?她大婚之喜我未能赶到,此物略表我的一份心意。”

    “这……”罗淮秀眯了眯眼。要是别人给的她可能会毫不犹豫的收下,可这人给的?目光闪了闪,她笑嘻嘻的将木匣子推了回去,“小江啊,你的心意我替乖宝领了,但这东西你还是收回去吧。乖宝现在跟着南宫那小子也不缺吃穿用,估计也用不上这些。”

    “罗姨……”江离尘微微蹙起浓眉。

    “小江,把东西收回去,咱们都是老熟人了,你这么做就显得太见外了。罗姨一直把你当自己人的,你可不要跟罗姨生疏。”罗淮秀正色起来。她哪帮女儿乱收东西,要是被女婿知道,还不得弄死她?

    江离尘俊脸上忽然展笑,也将木匣子收了回去,“既然罗姨觉得见外,那我也不麻烦罗姨了,改日我将此物亲自交给司痕。”

    一场小聚,罗淮秀吃吃喝喝特开心。虽然知道江离尘的真实身份,但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同他说笑,并没有因为他是北阳国太子就感到生疏……

    早朝一完,南宫司痕如往常般准备直接回府,不想今日在宫门口碰到安一蒙在和同僚说话。

    “王爷。”安一蒙同其他几名大臣见他来,停止谈话,纷纷向他施礼。

    “嗯。”南宫司痕对众人点了点头。

    就在大家以为他要离开时,不想他突然看向人群中的安一蒙,“安将军,能否借一步说话?”

    安一蒙怔了怔,随即朝同僚拱手,“老夫有事先行离开,诸位失陪了。”

    几名大臣异口同声的送道,“将军请便。”

    马车旁,安一蒙有些不解的看着南宫司痕,“王爷,可是有要事要交代?”

    南宫司痕背着手看了看天,“也无多大的事,就是府里要添人了。”

    闻言,安一蒙赶紧拱手祝贺道,“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南宫司痕对天叹气,“同本王无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