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闺门生香 > 61、生了一根鸟毛?

61、生了一根鸟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章节内容开始-->

    见儿子没意见,安一蒙甚感欣慰,但想到罗淮秀,又不禁叹气,“翼儿,你是不知道那罗氏性子有多坏,爹有意纳她为妾,可她却反说我羞辱她,为此事,我真是万分头痛。”

    对外人他从不提自己的私事,哪怕外头流言满天飞,他也冷漠以对。悠悠众口,岂是他能封住的?

    其实对儿子他也是第一次提这些事,主要是他之前从未考虑过要和其他女人有交集,所以无话可提。只是这一次事关到府里添人,他当然要同儿子商议。

    看着他一脸难色,安翼笑着安慰道,“爹,那罗氏我见过,性子极坏,非一般女人。”

    安一蒙诧异的看着他,“你何时见过她?”

    对这事,安翼似乎也没打算隐瞒,“爹,孩儿去过榆峰县,同她们母女早已相熟。”

    安一蒙点头,“原来如此。”儿子长年在外奔走,他所熟识的人自然多,这点他是清楚的。想到罗淮秀,他再次叹气,低沉道,“罗氏有可能怀了我的子嗣。”

    安翼脸上的笑突然僵了一下,一抹异光快速的从眼中划过。

    但也只是一瞬间的反应,随即他惊喜的朝安一蒙拱手,“爹,若此事是真的,那孩儿可得恭喜您了。”

    安一蒙欣慰的对他点了点头,“翼儿,你也别多心,爹就算有了其他孩儿,对你爹会一如既往的疼爱。”

    安翼脸上的笑就没断过,“爹,您说这话就见外了,我安家要添人,这是天大的喜事,孩儿怎会多心?爹待孩儿如何孩儿心里清楚,如今爹能有亲生骨肉,孩儿也替爹感到高兴。安家就我们父子俩,人丁本来就单薄,此时添人,不仅我们父子有伴,就是安家的列祖列宗泉下有知也会甚感欣慰的。”

    他一番欣喜的感言让安一蒙脸上都多了几分愉悦,心情似乎好了不少。的确,他们安家是太冷清了。他常年在外征战不觉孤独,今年战事少,他留京的时间多了,加之翼儿忙于边塞要事,也时常不在家,这份清冷不提也罢,一提及的确让人倍感心凉。

    同罗氏发生那样的事,纯属意外,别说他不近女色,就算他府里缺女人他也从来没想过会同她……

    事后,他也想过负责,反正府里清冷,接到她府上住下并不成问题。可他又没想到,那罗氏居然拒绝了他。还要他忘记发生过的事,彼此桥归桥、路归路。

    她不愿跟他,也无妨,反正事起因她,也是她不要他负责,他也不觉心亏。

    可没想到意外再次发生了。那女人月事没来……

    从蔚卿王口里得知这消息时,他是又惊又怒。惊的是她有可能怀上他的子嗣,怒的是这等大事居然不是她居然隐瞒着。

    他承认,他的确没有迎娶她的打算。不,应该说他没有迎娶女人的打算。既然她也不愿意跟随他,那就随她去了。可如今,她要是真怀上了他的骨肉,他如何能坐视不管?

    那是他的骨血,安家的子孙,也是他安一蒙第一个亲生子,他如何能让孩子流落在外?

    可那女人实在可恶,可恶到他真想掐死她!

    她不愿跟随他也就罢了,居然还用利器做要挟,宁可伤害孩子也不愿让孩子认祖归宗。试问,天下间还有比这更可恶的女人吗?

    就他这般德性,自私又暴戾,如何能养好他的孩子?所以她若真有了孩子,无论如何他也会将孩子要回来!

    想起罗淮秀,安一蒙脸色又难看起来。站在他身旁,将他的神色看在眼中,安翼敛住笑,问道,“爹,可是罗氏惹您生气了?”

    安一蒙沉着脸点头,“那女人很是倔强,如何都不愿同我回安府。”

    安翼温声安慰,“爹,您也别急于一时,反正此时她也并未产子,您逼急了反而对她身子有害。”

    安一蒙‘嗯’了一声,也认同他的话。正是因为怕伤及她身子,所以暂时也没逼她做决定。

    安翼继续道,“爹,我同她们母女二人打过交道,也有些交情,不如让我去同那罗氏说说,看能否劝服她搬来安府。”

    闻言,安一蒙眼中露出一丝喜色,“翼儿,你有把握?”

    安翼点头,“爹,就让我去试试吧。她若真怀了我们安家的子嗣,我身为安家的一份子,自然不会让弟弟和妹妹流落在外。”

    安一蒙欣慰的点头,“好,既然翼儿愿意帮为父,那你就去试试,希望能说服她早日搬来安家。”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安翼微微牵动唇角,一抹邪笑在他脸上浮出,又如昙花一现般消失……

    ……

    蔚卿王府里,南宫志虽然保住了性命,但身上多处骨折,据替他诊治的大夫说恐怕要在床上躺上好两三月才能痊愈。

    听墨白把那边的情况汇报完,罗魅抱臂冷笑,“这种货,真该打死,留着也是祸害。躺两三月,除了便宜他外,还得好吃好喝伺候着。”

    南宫司痕虽有大义灭亲的想法,可照他说的那样等人伤好后去自首,那也等得太久了。

    南宫司痕沉着脸没搭话,估计也没想到南宫志会伤得如此重。

    罗魅见他不说话,也没理他,只是朝墨白问道,“那家姑娘怎样了?”

    墨白低头回道,“回王妃,那家人知道二公子的底细,所以也没敢报官。至于那位姑娘,属下也不清楚她是否安好。”

    罗魅垂眸沉默了片刻,然后对他道,“去库房支一笔银子,再带上一些礼物去那位姑娘家中看看。就说是王爷的一点心意,顺便跟他们说一声,此事王爷会做主,绝对会还他们一个公道。”

    墨白抬起头,有些惊讶的看着她,“王妃,这、这合适吗?”

    罗魅冷声道,“有何不合适的?这是王爷和我都应该做的。此事虽是南宫志惹下的,可我们也要顾忌蔚卿王府的颜面,这摊子若不收拾好,你让王爷以后如何服众?就算今日南宫志以死谢罪,我们也要出面给人家一个说法的。银子和礼物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安抚人心。”

    闻言,墨白点了点头,眼里带着一丝钦佩,“王妃所言极是。”

    罗魅没心情跟他多话,摆手,“快去办。”

    墨白躬身退下,“是,王妃,属下这就去。”

    大厅里很快就剩下夫妻俩。看着身旁不言不语极其冷漠的人儿,南宫紧抿着薄唇,伸手想将她放在桌上的手抓住,顺便将她人拉到自己身前。

    可罗魅突然将手缩回,不给他碰触的机会。不是在为南宫志的事生气,而是在为他把自家母亲有可能怀孕的事泄露给了安一蒙而生气。真没想到他这么‘大嘴巴’,而且都不跟她商量就拿出去说。

    从中午一直到现在,南宫司痕都备受她冷漠,当然知道她在生气。

    “乖宝……”

    “……”罗魅抽了抽嘴角。

    见她不应声,南宫司痕只得起身走到她身前,居高临下的瞪着她。看她能气多久?

    他高大的身子挡住自己的视线,就跟一块巨石般,既碍眼又心烦。罗魅抬头同样瞪着他,“闪边,别跟我说话。”

    南宫司痕哭笑不得,弯下腰将她整个人从椅子上抱了起来。小样儿,还敢给他使脸色,看他今晚能放过她不?

    罗魅也没挣扎,因为两人身高、力气悬殊太大,挣扎也是白费劲儿。坐在他臂弯里,她拉长了脸怒视着他,“下次还乱说话不?”

    “不说了。”南宫司痕回得也快。反正安一蒙已经知道了,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以后会如何,看他自己的造化,他帮人只能帮到这。

    “你再把我娘的事泄露出去,我就掐死你。”罗魅在他手臂上掐了两下,以示警告。

    “你舍得让为夫死,为夫还舍不得你做寡妇呢。”南宫司痕在她耳旁低笑。

    罗魅没好气的瞪着他。看在他态度良好的份上,这次暂且原谅他。

    虽说今日有些不愉快,但也没伤及到夫妻俩的感情,两口子间哪有不闹矛盾的?最重要的是看彼此处事矛盾的态度。

    他从早朝回来就一直陪着她,心情好些了后,罗魅这才催促他,“行了,我没事了,你有事就去忙。”平日下午他都会在书房办公,她知道他其实也很忙的,偶尔晚上还会加班。

    南宫司痕低着头,眸光来回在她脸上打转,“不生气了?”

    罗魅白眼,“我又不是气包做的。”

    南宫司痕忍着笑,在她唇上啄了起来。

    对他腻歪的举动,罗魅最受不了了,赶紧推他,“好了,你快忙你的去,晚饭的时候我再去叫你。”

    南宫司痕在她唇上最后偷了个香才将她放地上。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罗魅这才扬了扬嘴角。

    南宫司痕刚走没多久,墨白突然返了回来。

    “何事?”罗魅皱眉先问。

    “启禀王妃,丁姨娘说给那家人补偿一些银子就可,其他的不愿多出。库房钥匙在她那,属下无法拿取赠礼。”墨白抱拳冷肃的回道。

    “她还敢阻拦?”罗魅脸色变冷。

    “王妃,这事您看?”墨白有些为难。

    “有何看的?她若再阻拦,就给我狠狠打!”罗魅冷着脸往外走,“走,叫上人随我去静雅院,我倒要看看她有多蛮横无理!”

    真是够了!

    她儿子惹出来的麻烦他们夫妻帮忙收拾,她不替儿子感到惭愧,反而还阻拦她的决定。要知道,送银子送礼都是面子上的事,真要她来处理,绝对会亲手宰了南宫志那畜生。

    见到她来,丁红芸一点都没意外,还惊讶的问道,“王妃,听说您让人去库房支取银子?”

    罗魅冷眼睨着她,“怎么,丁姨娘有意见?”

    丁红芸一双眼睛还是又红又肿的,可比起先前在主院的激动,此刻不禁人冷静了,连态度都带上了几分恭维,“王妃,妾身没有要与您作对的意思。您要支取银两,尽管说,要取多少都无所谓。只不过听说您要把银子送人,妾身不得已才加以阻拦。”

    罗魅冷哼,“那你可知道我要把银子送给谁?”

    丁红芸点了点头,脸上多了一丝严肃,“王妃,恕妾身多嘴。志儿虽然有错,可那家人不过是一介布衣,不足以让我们记挂。更何况,他们一家人将志儿打成重伤,我们没找他们麻烦就已经算是心慈仁厚了,为何还要我们给他们送银子送礼?”

    听着她句句自私又无耻的话,罗魅都快被气乐了,“丁姨娘,可是想让对方来给你们赔礼道歉?”

    想到儿子的伤,丁红芸红肿的眼里溢出一丝恨,“这些刁民,真是胆大妄为、无法无天。我志儿再不济,也是冠着‘南宫’的姓氏,也算是皇家的人,他们竟如此殴打他,简直都没把皇上放在眼中!”

    罗魅眯了眯眼,冷笑问道,“依照丁姨娘的意思,南宫志在奸淫女子的时候,对方家人不该出手,而是应该大大方方的欢迎他玩乐?”

    丁姨娘立马住了嘴,脸色有些白。

    罗魅接着问道,“丁姨娘,在你的眼中,就你儿子是个人,别人家的闺女就是根草,对吗?你自持高贵封为人,人家一介布衣就不算人了?”眯了眯眼,她冷哼道,“在我罗魅看来,你儿子还不配做人,你这个做娘的,更不是个东西!”

    丁姨娘猛的睁大眼,红肿的眼眶里全是怒火,“你、你竟辱骂我们?”

    罗魅哼笑,“不错,还知道我是在骂人。看来你还是听得懂人话的,只不过不会做人事而已。”

    丁姨娘脸色由白变青,刚刚还带着微笑的面孔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

    罗魅都没多看她一眼,朝身后墨白递了一眼,“还站着做何?还不赶紧让她把钥匙交出来。”

    墨白得令,赶紧朝丁红芸走过去,冷着脸伸出手,“丁姨娘,把钥匙拿出来吧。”

    丁红芸突然激动起来,指着罗魅怒道,“你凭什么让我交出钥匙?王爷都没发话,你有何资格命令我?”

    罗魅眯着眼,面无表情的盯着她,“丁红芸,自己主动些还能为自己留点颜面。若是把王爷请来,丢了脸可别怪我。”

    丁红芸咬着唇不出声了,但眸光含恨的瞪着她,就跟蘸了毒汁般恨不得把她毒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