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闺门生香 > 75、你小子少挑拨离间

75、你小子少挑拨离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章节内容开始-->

    罗魅抽了抽嘴角,“这么高级的护卫我可请不起。”

    江离尘笑道,“我又不收你银子。”

    罗魅耸肩,“我也没银子给。”

    江离尘愉悦的笑出了声,“哈哈……真没想到魅儿你也有如此逗趣的时候。”

    罗魅撇嘴,低着头继续捣药。

    看她又专心致志的弄着那些不知名的草药,江离尘突然在她身后问道,“做这些有何用?府里受伤的人不是医治了吗?”

    罗魅顿了顿,低声回道,“江大哥有所不知,像这种天灾,如果处理不好,容易产生病菌,到时极易出现各种瘟疫。我没多大的能耐,唯一能做的就是多捣鼓些药,如果真有人需要,帮一个算一个吧。”

    江离尘皱眉,上前一步严肃的看着她侧脸,“瘟疫?既然你知道,那为何不提早告知大家?”

    罗魅扭头看向他,表情平淡得不能再平淡了,“我说的话有几个人能信?更何况我手中无权无力,你觉得皇上会让我一个女流之辈插手?”

    江离尘难得表情沉着,对她的话无言以驳。

    他虽是北阳国人,但这种天灾不分国土,如果他能得到更多的应对办法,未尝不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

    但如她所说,的确如此。她一个女流之辈,就算本事再大,也难有出人头地的机会。更何况是这种事,她若向外人说多了,暂不说有多少人相信,如果遇上一些小人,恐怕还会指责她妖言惑众、蛊惑人心。

    “魅儿,如果这种事要你插手,你会如何做?”他弯着腰,认真的问道。

    “我什么都不做,就做手里的这些。”罗魅斜眼。不是她不为民生考虑,实在是没那么远大的抱负。就算她有金刚钻,也不会去揽那些瓷器活。

    除非……皇帝是安一蒙或者是南宫司痕,而不是南宫兴毅。

    否则,她怕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可是预防天灾的难度很大?”江离尘追问着。

    “不是。”瞧他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罗魅无心捣药,转过身认真看着他,“人祸能防,天灾嘛无法确定。我所说的处理办法不是预防天灾,而是在灾难过后的解决措施,这跟统治者有很大的关系。这些事你也别问太多,因为问了我也无可奉告,我一不涉政,二不懂法术,最多就学了几年医,你以为我有多大能耐?”

    有些事她确实不能说得太多,如果换成南宫司痕,或许她还会多嘴几句。更何况,她连外面是什么情况都不知道,有何资格去做定断?

    “……”江离尘抿紧薄唇,似有些不甘。

    罗魅转回身,继续捣鼓药草。见他一直站着不动,她垂下的眸光沉了沉,突然低声自言自语起来,“如果地震之后伤亡惨重,对那些死亡的人和牲畜最好隔离处理,简单点的办法就是将这些远离居住地掩埋,并在尸体上多撒石灰,能防止细菌扩散,如此一来,活着的人才不易受感染。但燔烧石灰并不是那么容易,一般人能烧制一些,但远远不够,工艺繁琐不说,还需要大量的原料,没有统治者的支持,想要达到有效的作用,很难的……你跟司痕相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应该知道他的处境,别说我们夫妻冷漠,就算我们心怀天下,也不可能冒然出头。”

    她的声音不大,远处做事的人肯定听不见,但凭着过人的耳力,江离尘却是一句不漏的听了进去。

    看着她冷艳而平静的侧脸,他双眸逐渐敛紧,眸光愈发深沉,认识她这么久,他现在才知道原来她懂得东西不少。

    呵……她自然是不同于其他女子的,否则南宫司痕也不会在她身上费心。

    直起身,他投向远处的眸光夹杂着一丝酸涩,就连心里都空荡荡的……

    失去了的还有可能再拥有吗?

    ……

    经过小半天的忙活,蔚卿王府里各处平地都铺上了临时床铺,期间时不时有余震,但好在罗魅事先有提醒,所有大家都提高了警惕,尽量不去危险的地方。

    眼看着天快黑了,南宫司痕还没有回来,罗魅坐在院子里,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想去找罗淮秀,可这个时候出府,不知道会不会遇上突发情况,特别是太子南宫兴毅派人来过之后,她更是不敢冲动的离开。

    谁也不能保证这个时候没人趁机作乱。能接受江离尘在此,那也是因为有府里的人在,如果他想耍花招,她只需要叫一声就可以了。

    没南宫司痕在身边,她出府是真的没安全感,仅那支金簪就能让全天下的人都能冲她而来。她想去找南宫司痕,可又不知道他此刻在何处,而且还是要出府……

    耐心……她现在必须拿出最大的耐心,只有这样才不会轻易着别人的道,才能让自己多一份安全。

    就在慧意带着其他丫鬟开始为她布膳时,管家又匆匆而来,“启禀王妃,听闻此次地震受灾严重,皇上特意指派六部负责灾后事务,此刻已派人在大门外,想知道我们府中伤亡情况。”

    罗魅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轻道,“如实说就行了。”

    管家朝后院的方向看了看,有些欲言又止,“那马棚……”

    他还算聪明,只说马棚,没有提密室。罗魅很满意,语气都柔了几分,“马棚那里只是意外,你告诉六部的人,就说蔚卿王府死伤惨重,丁姨娘同她的丫鬟都死于房舍坍塌中,当场死亡。”

    管家点着头,“是,王妃,小的知道该如何说了。”

    罗魅挥了挥手,“去吧,要是他们说要进府查看,你就告诉他们此刻王爷和我都不在,他们应该知道王爷的去处,至于我,要是被问起,就说去了安府。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制止他们、不让他们随意进出。”

    管家应声退下了。

    看着满地的地铺,罗魅还算满意,其实她不知道,在经历了今日后,府里的人对她的印象全有了改变。

    谁说他们王妃只有容貌没有才情的?她审问丁姨娘和静香时能说会道,气势足、手段硬,这可不是贬议她,而是她处事干净利落,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谁说他们王妃草包无用的,原来书房里放着那么多治病疗伤的草药,全都是王妃的。府里受伤的人全都是她亲手医治,这不是一句‘平易近人’就能形容的。她在替人治伤的时候不但抛开了自己的身份,还不嫌脏乱。试问,其他府里的女主人能做到这样?

    再说胆识,地震发生后,他们王妃不但没有哭哭啼啼,反而无比冷静的指挥他们做事,把一切都安排得井然有序、妥妥当当,就算他们心里有余怕,担心地震再次出现,可只要看到她镇定从容的在院子里摆弄草药,他们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跟着冷静下来。

    她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可就是这么一个女人,却让他们生出心暖、心安的感觉。

    太子派人来请了江离尘三次,但三次都被江离尘拒了。

    太子是何用意没有人清楚,但罗魅眼看着他一次又一次派人到府里来请江离尘,不禁在心里冷笑。灾难当头,各处百姓都需要安抚的时候,南宫兴毅还有心情会见外客,真是闲心十足。

    对江离尘,虽说她心有戒备,但还是有感激的。同时也夸赞下自家男人的远见,请江离尘留在蔚卿王府里,还真是对了!

    外面一定很乱吧,如果南宫兴毅要做点什么事,一定会在这个时候出手。但江离尘留在蔚卿王府就不一样了,他不是普通人,他是北阳国的太子。当着他的面对她下手,这不是摆明了让人看笑话么?

    ……

    安府——

    安一蒙同样不在府里,同南宫司痕差不多,早朝刚回府不久又被宣召进了宫。临走前,他对府里下了禁令,不许罗淮秀擅自出府。

    眼看着都傍晚了还不见人回府,罗淮秀已经没了耐性,心里猫爪似的狂躁不安。主要是她不放心自家乖宝,虽说蔚卿王府有派人来说她乖宝平安无事,可是没亲眼看着、摸着,她哪里能安心?

    偏偏安一蒙那家伙,给侍卫下了死令,说什么都不让她离府半步。中午的时候她还跑到大门口闹,威胁那几名侍卫,“你们再不让我出去,信不信我当场咬舌自尽?”

    也不知道那些侍卫是没长心还是没将她看在眼中,一个个冷肃的看着她,就是没一个替她开门。

    她又用孩子做威胁,可人家还是不予理睬,只说将军有令任何人不得违抗。

    罗淮秀真差些当他们面上吊自尽了。这些人都是经过安一蒙特训的,根本就不吃她威胁人那一套!她是软磨硬使好话歹话都说遍了,可人家就是不理她。

    最气人的就是安一蒙临走时还让穆管家请了一名大夫到府上,把她装病的机会都给灭了!

    地震发生后,她和罗魅的处理方法一样,让管家把人都召集到院里空地上,搭了帐篷打了地铺,也再三叮嘱做事的人尽量避开房屋。这些建筑都不是平房,就算地基再稳,上面多是木材搭建,房顶上的瓦砾已经掉了大半,还有些随时都可能落下。

    折腾了一天,她用了些饭菜后就在帐篷里休息。

    突然,安翼的声音传来,“罗姨,我回来了。”

    罗淮秀还未坐起身,就见他进了帐篷,于是拉长了脸,“回你院里去,瞎跑瞎叫个什么劲儿!”

    地震后他们父子一同出的府,没想到这小子先回来了。

    安翼嬉皮笑脸的走近她,“罗姨,我先行回来,可是因为担心你。”

    罗淮秀假笑,“你这小子有这么好心?”

    安翼捂了捂心口,一脸受伤样,“罗姨,都是一家人了,你如此说太伤我心了。”

    瞧着他那邪眉邪眼假惺惺的摸样,罗淮秀眼疼得都不想搭理他,不过还是对他问道,“你爹呢?他何时能回来?”

    安翼坐到椅子上,笑看着她,“我爹就是不放心你,所以让我先回来。”

    罗淮秀又问道,“那他何时回来?”

    安翼回道,“他说把皇上交代的事处理好了就回来。”

    罗淮秀抿了抿唇,突然转移了话题,“外面情况如何,伤亡严重吗?”

    安翼叹了口气,“六部的人负责查问,现在还不知情况如何,不过以我看,百姓伤亡不多,只是房舍毁损严重,只要这两日不下雨,灾情也能很好的控制。发生如此灾难,百姓怕是要苦上一段时日了。”

    看着他脸上的担忧,罗淮秀难得没泼他冷水,不管他是真心替百姓哀叹还是假模假样,至少他今日一天都在外忙碌,也没有躲在家里不闻不问。

    有关政事,罗淮秀肯定是不方便问的,就算要打听也只会向可信的人开口。对眼前的这个小子,她只能说些其他的,“你们在外面忙也要多注意安全,凡事尽力就行,别轻易出头逞能。”

    安翼感激的点头,“多谢罗姨,我会记下的。”

    该说的也说完了,罗淮秀正准备把他打发走,突然听他问道,“罗姨,有个事能否同你商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