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闺门生香 > 78、你痒我痒大家痒

78、你痒我痒大家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章节内容开始-->

    78、

    听申嬷嬷惊恐万分的说完,方若霜和苏水梦同样是大惊大骇,两张脸同时变了色,想到刚刚罗魅就在她们面前,这对天汉国最为高贵的婆媳竟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冷战。

    “快快……把她撵走、撵走!”方若霜指着殿外的方向,惊恐的朝申嬷嬷下令。

    “母后……”苏水梦回过神,赶忙搀扶住激动的她,“母后,我们还未完成太子交代的事,不能将她轻易放走啊。”

    她虽然也怕,可太子有令,她们若是错过机会,事后太子肯定会怪罪她。

    太子已经借帮蔚卿王修整府邸为由搜过蔚卿王府了,还没有发现藏宝图的下落,如今他们夫妻在宫里住着,还是临走安置进宫的,藏宝图十有八九在他们夫妻身上,若是错过搜身的机会,那岂不是太可惜了。

    “不放她走,难道等她把病传给我们?”方若霜激动的怒道。那种病可是要人命的!

    “母后,有御医在,不用担心。”苏水梦耐心的安慰她,甚至把南宫兴毅的话抬了出来,“母后,您别紧张,别怕,有臣妾陪着您呢……那罗魅真不能放她走,母后您想想,太子殿下还在等我们的消息呢。”

    提到儿子,方若霜这才稍微冷静了些,但脸色还是白森森的。麻疹病的危害有多大她没亲身经历过,但有耳闻,据说稍有不慎都能让人丧命,就算医治也是极为麻烦,所以这种病只是闻之都能令人色变,更别说刚刚她还同罗魅近身说过话。

    “对对……快把御医叫来!”听完苏水梦的话,她又慌张的朝宫人下令。

    “是,娘娘。”近身的宫女赶紧跑了出去。

    “娘娘,那罗氏……该如何处置?”申嬷嬷颤颤惊惊的问道。

    “先让人将她看住,别让她再过来!”方若霜瞪着她严肃的警告道,“等御医来了,让御医给她看看,你找人趁机搜一搜,若在她身上没发现可疑物,立马将她赶出宫去!”

    “是,娘娘,奴婢这就去。”申嬷嬷应声退了下去,尽管她也怕那蔚卿王妃的麻疹病,但娘娘交代的事却不能不办。好在娘娘并未再让她去搜身,她可以吩咐其他宫人去做。

    “母后,臣妾扶您过去休息。”苏水梦搀扶着方若霜,尽显贴心温良。

    “嗯。”方若霜被她搀扶到凤榻上躺下后,心里还是有些余怕,“太子妃,你看该如何处置那罗魅?要不杀了她?免得她祸害宫里其他人。”

    “母后,您别心急。”苏水梦坐在她身旁替她抚着胸口,试图缓减她的紧张不安,“依臣妾看,还未找到藏宝图,此时杀她不得。更何况,她现在身在宫中,出了事,我们也脱不了干系。”

    “她那病可是要传染的!万一过给无辜的人,岂不是罪过?”方若霜正色道。

    “母后,正因为她得了这种病,我们更没必要杀她,臣妾听说那病可是会要人命的。等下我们搜完她身,再把她打发出宫就可以了。”苏水梦柔声劝道。

    “也只有如此了。”方若霜沉着脸点头。

    难怪当初薛家不要这个孩子,真是个祸害!瞧瞧,这才入宫一日就得这种重病,不是祸害是什么?她祸害薛家不成,现在还祸害到宫里头来了……

    真是晦气!

    这种祸害就该早点死了算了,省得让无辜人受她连累。

    也不知道蔚卿王到底看上了她哪一点,这天下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却偏偏眼瞎的选上了这么一个祸害,就不怕以后给自己带来无数的灾难?

    ……

    罗魅一直坐在寝宫里,也没急着要走。这凤鸣宫是皇后的地盘,她就算想离开也不是那么容易。她现在就在等,看这些人到底耍什么花招。

    很快,一名宫女领了一个身着官服的中年男人前来,并向她介绍这是御医院的魏御医。

    “蔚卿王妃,听说您、您得了麻疹……娘娘、娘娘特意让魏御医过来替您、替您看看……”宫女年纪不大,说话就跟结巴似的,看罗魅的眼神带着惊恐,小身板有些抖,仿佛坐在桌边的罗魅会随时扑过去把她吃掉般。

    “蔚卿王妃,可否让下官看看?”魏御医拱手行礼,神色很严肃。

    “不必了!”罗魅冷声回拒道,“我这病是自己得的,不想传染给无辜。你们告诉娘娘,就说我现在要出宫,否则拖延了时间,只会让宫里的人跟着我一同得病。”

    “蔚卿王妃……”御医刚要开口。

    “没什么可说的!”罗魅起身怒瞪着他,“我说你这御医真是不懂事,本王妃乃堂堂的蔚卿王妃,又是一介女流,我如何能宽衣解带给你们看我的身子?”

    “这……”魏御医颇有些尴尬的低下了头。沉默片刻,他又抬起头对罗魅道,“蔚卿王妃,可否让下官为你把把脉?你身子抱恙,不管如何都该找出病因然后对症下药,以保身子平安。下官的本职乃行医救人,您身子既然有疾,下官更是不能见死不救。”

    “不需要!”罗魅依然冷硬的回拒道,“我不想给任何人增添麻烦,更不想连累任何一个无辜。”

    “蔚卿王妃……”御医皱着眉头还想说什么。

    “你们都出去,本王妃要在这里等王爷来接我回府。”罗魅冷声下逐客令。

    那御医同宫女对视了一眼,都把脸拉长了。

    小宫女胆怯的不敢上去,而御医也无奈,总不能让他去逼人脱衣查看吧?

    最终还是小宫女怯怯的求道,“蔚卿王妃,您别紧张,御医他是好意,也是希望替您查出病因好为您治病。”

    罗魅依然冷着脸,不为所动,“不行!本王妃身子除了蔚卿王可以摸可以碰,其他人谁都不可以!”

    那小宫女有些急了,“蔚卿王妃,您别这么固执行么?我们可都是为了您好。”

    罗魅冷眼睨着她,“本王妃知道你们为了我好,但你们也该想想本王妃的感受,本王妃如今浑身都出满了疹子,就算现在医治恐怕时日也不多了。本王妃是将死之人,没必要到死都还连累无辜。”

    小宫女眼都急红了,她可是冒死前来的。这蔚卿王妃一点都不配合,她要如何才能搜她的身?

    反而是那魏御医逐渐冷静了下来,盯着罗魅的脸不停的观察打量,“蔚卿王妃,恕下官直言,您这病恐怕并非麻疹。据下官所知,麻疹多见发热、气喘,初期常见眼、喉、肺多有不适,发疹后红疹遍布全身……而依下官所见,蔚卿王妃您面色红润、肺气顺畅、中气沛足,实在不像是麻疹之症。”

    罗魅冷笑,“怎么,魏御医不怕死?”

    魏御医垂眸回道,“王妃,并非下官不怕死,而是行医救人乃下官本分,要济世活人,自然要将生死抛之脑后。”

    “魏御医真是深明大意、仁心仁德。不过……本王妃还是不想让你看。”

    魏御医皱起了眉头,脸色有些难看了,“蔚卿王妃,下官是奉了皇后娘娘之命前来替您诊治,还请您配合。否则一旦疾病在宫中蔓延,别说是您,就是蔚卿王也担不起这个责任。下官并未有冒犯之心,您又何必避讳下官替您把脉呢?”

    罗魅收起冷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本王妃也没说不让人医治,但本王妃要等蔚卿王来了才行。有王爷在身边陪着,本王妃方可安心。”

    小宫女一听,赶忙应道,“蔚卿王妃,您请稍后,奴婢这就让人去通知蔚卿王。”

    还不罗魅点头,她转身就跑了出去,只听她在门外对另一名宫女说道,“快去把蔚卿王请来。”

    有脚步声跑远,小宫女很快返了回来。听魏御医分析过罗魅的病症之后,她没刚才那般紧张了,脸上甚至带着恭敬的笑对罗魅说道,“蔚卿王妃,奴婢已经让人去请蔚卿王了,您不必担心,王爷很快就会来的。”看了一眼桌上的衣物,她笑容更讨好,“蔚卿王妃,您看你衣裳都湿了,万一湿气入体,对您的身子可不好。您还是赶紧换身衣裳吧,要不然一会儿蔚卿王来了会怪罪奴婢服侍不周的。”

    罗魅勾了勾唇。怕她着凉?怕她着凉就该弄个火盆来啊!她在这里坐了这么久,也没见人给她拿暖身的东西进来。

    同样看了一眼桌上了的衣物,她也不再拒绝,只是朝那魏御医道,“魏御医,麻烦你先退下,本王妃要更衣。”

    魏御医低着头退下,“是,王妃。”

    转身之时,他不着痕迹的对那名小宫女使了使眼色。

    小宫女在他出去后将房门掩上,转身朝罗魅看了一眼,这才低着头走向她。魏御医刚刚提醒她不要害怕,这蔚卿王妃多半是装病。别人的话她信不过,但御医的话她还是能信的。

    “蔚卿王妃,奴婢、奴婢服侍你更衣吧?”尽管平静了许多,但还是莫名的胆怯,她担心眼前的女人不配合,自己没法向娘娘交差。到时候就算染不上麻疹病,也会被娘娘重罚。

    “嗯。”罗魅面无表情的起身,突然走向那张豪华的大床。背对着小宫女,她抬起手做着宽衣的动作,还不忘回头朝她使唤道,“把它拿过来。”

    小宫女赶紧抱起桌上崭新的衣物走向她。

    几步之遥的距离,她清晰的闻到衣裳上散发出来的香气。虽然这香气和平日里他们熏衣用的香气不同,但她也没多心,毕竟这是申嬷嬷准备的。

    罗魅解开腰带后转身,从她手里拿起那套衣物,并把棉褂子、外裳都提在手里抖了抖,然后才放到床上。

    小宫女只递给她衣物,也没敢伸手,心里始终有那么一丝恐惧和不安。魏御医虽提醒她不用担心,可申嬷嬷确实说过她身上长了东西,就算不是麻疹之类的,也有可能是别的怪病。能不碰还是不碰的好……

    而就在她打着小算盘时,突然察觉到脸上有些痒,她下意识的用手抓了抓。

    可是抓了两下不但没止痒,反而越来越痒,而且不止脸上,就双手都感觉到痒了。她好奇的垂下眼,目光在触及到自己的双手时,整个人先是一怔,随即不受控制的尖叫起来——

    “啊——”

    她几乎是没有犹豫的朝房门口冲去,彷如身后又猛兽追赶般,因为没刹住脚,脑袋还在房门上撞了一下。手忙脚乱的打开房门后,她带着一声声充满恐惧的尖叫声跑远了。

    “呵呵……”罗魅抖了抖肩膀,放肆的冷笑起来。

    她不急着走,就是要在这里陪他们玩玩。

    御医么?说实话,她还真没看在眼中。

    她学医的时间虽然只有区区十年,可拜的师父全是江湖上的怪医,比医术她或许要逊色些,但比毒药,她自认为还是极有天赋的。

    她要看看,她自制的极品万花痒痒粉御医要如何解?

    将自己的外衫脱下,罗魅穿上了那件崭新的外衫,再将自己随身带的东西整理了一下,这才带着一身香气走向房外。

    随着身子摇曳,衣摆随之轻摆,一缕缕暗香瞬间飘入空中,乍一闻,沁人心脾、令人神清气爽……

    那名御医见她出来,用这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主要是刚刚那名小宫女冲出来的时候吓了她一跳。

    “我家王爷呢?怎么还不到?”罗魅没理他,而是同另一名守着此处的宫女说话。

    “已经差人去请王爷了,还请蔚卿王妃在屋里稍等片刻。”宫女低头回道。

    “不了,本王妃都在房里坐了许久了,真是无趣。”罗魅绕过她欲往花园里走,“趁着王爷没来,本王妃正好欣赏欣赏这里的美景。”

    “蔚卿王妃请留步!”宫女突然冷脸唤道。

    “有事吗?”罗魅佯装不解。

    “蔚卿王妃,您现在是带病之身,还是不要随意走动为好。”宫女冷声提醒,明显就是不满她出来了。

    比起刚才的小宫女,眼前这个的气势明显要强,瞧她袖口上的花案,恐怕不是个一般宫女。这宫里的人啊,不仅各宫各殿的主子们分了等级,每个宫殿的人也同样分了等级。

    “我只是遵照娘娘的意思过来换衣裳的,为何要让我待在房里不出?”她面无表情的问道。

    “那您换过衣裳了?”宫女抬头看着她,突然怔住。

    “你瞧,本王妃不是换过了吗?”罗魅展开手臂让她仔细瞧了瞧。

    “……”那宫女脸色瞬间难看起来。该死的小竹,没事她咋咋呼呼的跑出来做何?让她去给这蔚卿王妃换衣裳,她倒好,跟发疯一样跑了!

    就在她刚准备撇下罗魅进房查看时,突然觉得脸上奇痒无比,她用手抓了抓,突然又感觉到手痒,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她脸色刹那间如死灰般吓人,“这……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