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闺门生香 > 105、最后一次

105、最后一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章节内容开始-->

    江离尘诧异的看着南宫司痕。他居然把如此重要的东西给了魅儿?

    南宫司痕哪能不知道他的想法,搂着罗魅的肩膀,又冷又酷的对他抬了抬下颚。他就是如此大方,如何,敢同他比么?

    江离尘脸色有些黑。

    罗魅看着他俩暗中‘较劲儿’,顿时就无语了。手摸到南宫司痕身后,在他腰间掐了一把。这人,有何好炫耀的?人家江离尘都说当她是妹妹了!

    南宫司痕将她爪子握住,拿出来放在唇上轻咬了一口,还一本正经的问道,“怎么了,乖宝,可是困了?要不为夫陪你歇息?”

    罗魅无语的瞪了他一眼。

    “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江离尘黑着脸起身,然后头也不回的朝营帐外走去。

    看着他人没影了,罗魅抽回手,又在南宫司痕身上掐了一把,“你也是的,干嘛刺激他?有一个安翼使坏了,难道你还想他也使坏?”

    南宫司痕搂着她往后一倒,翻身垂在她身上,不满的瞪着她,“我为何要刺激他?你本就是我的女人!”

    罗魅懒得同他争执,这人醋劲儿一犯,最难伺候了。

    推了推他,“好了,早些休息吧,坐了一天马车,你都不累?”

    南宫司痕在她鼻尖上咬了一口,“先放过你,等你伤好些再同你算账!”

    罗魅偷偷撇嘴。

    南宫司痕离开她身子,为她脱去外衫后,将她挪到木板床里面后,这才又重新躺到她身侧,将她整个身子搂到怀中。

    他知道她肯定困了,今日天没亮就起,虽说路上有睡,可都睡得断断续续,一点都不踏实。

    “司痕,我睡了。”缩在他怀中,枕着他的手臂,罗魅困意真的来袭。

    “嗯。”南宫司痕在她白皙的额头上轻啄了一下,低声哄道,“睡吧,别怕,为夫在。”

    罗魅勾了勾唇角,不知不觉的陷入梦乡。

    ……

    赶了一天的路,几乎所有的人都累了,搭好了营帐,用了些干粮,除了巡逻的侍卫外,其他人几乎都早早回营帐休息了,为明日进山狩猎做准备。

    汩汩的溪水蜿蜒流淌,在月色下像条银色的丝带系在这片幽静的土地上。

    溪水中,一女子借着皎洁的月光清洗着白日里染了污血的衣物。

    “这么晚了,还不睡?”突然,一道低沉的嗓音在她身后响起。

    墨冥汐微微怔愣,随即继续清洗着衣物,对男人的搭讪仿若未闻。

    “怎么,你的江太子连个丫鬟都不舍得为你买一个?”男人再出声,静谧的夜空下,嘲讽的声音格外刺耳。

    “滚!”墨冥汐头也没回的低吼道。

    “呵呵……”男人笑得更邪魅放肆,“墨冥汐,可是后悔跟着江离尘了?要不要再回到本公子身边?想想,本公子之前对你多好,你在本公子身边时,本公子可都是好吃好喝待你。你看看你现在,就不觉得心酸么?”

    “说够了吗?”墨冥汐再也忍不住了,握着还未拧干水的衣裳转过身,冷冷的看着他,“说够了就滚!”

    “呵呵……呵呵……”男人笑得更欢,月色下,那俊美的脸上全是邪气,“怎么,被本公子说中了,所以恼羞成怒了?啧啧啧……真看不出来,你这般年纪竟如此水性杨花,比那些不甘寂寞的女人还放荡不堪。”

    墨冥汐脸色铁沉,冷如冬月里的寒冰,眸光死死的瞪着眼前这个让她曾经爱过、幻想过、憧憬过而如今却恨之入骨的男人……

    她真是瞎了眼才会觉得他好!

    而年少无知的她居然还妄想他娶自己为妻……

    别说世人笑她不自量力了,就连她回过头去想,都觉得可笑。别说他安大公子不会娶她了,就算娶,她都觉得恶心!

    而她居然还为这样一个花心、无情、自私、毒辣的男人怀过孩子……

    心,莫名的钝痛,她冷然转过身,眼泪顷刻间夺眶而落。她不可怜,她自己犯傻被猪油蒙蔽了心,怨不了任何人,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的错……

    只是想起那个无辜的孩子、那个还未见天日的孩子……她心真的好难受!

    每个做娘的女人谁不疼爱自己的孩子?可她却硬生生的扼杀了自己的骨肉……

    她是天底下最傻的女人,也是世上最残忍的娘亲……

    她恨自己胆小,为何不随孩子一同离去……

    拧干洗净的衣物,她就这么抱着,低着头往营帐的方向走去。

    “墨冥汐!”男人突然对着她冷漠的背影大喝。

    “安翼,你既然厌恶我,又为何要出现在我面前?这不是自找难受么?”背对着他,墨冥汐冷冰冰的开口。

    “墨冥汐,你背叛了本公子,本公子不会让你好过的!本公子不怕你现在逍遥,总有一日你要回头来求本公子!”安翼双手握拳,低沉的嗓音带着无尽的恨意。

    “呵呵……”墨冥汐冷冷一笑,“安翼,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哪怕山穷水尽、走投无路,就是死,我也不会求你半分!”

    “墨冥汐!”安翼低吼,月色下,那双狭长的凤眸里溢着恨,浑身也散发着暴戾的气息。那怒吼的声音、扭曲的神色、熊熊不可欺的气势,犹如山林中跑出来的野兽般,随时会扑过去将那个娇小的背影给撕碎。

    “安公子,请放过我、放过你自己吧……”墨冥汐依然未回头,可是清晰可闻她的哭腔,卑微的渴求道,“你我不是同路人,我墨冥汐身份低贱,不敢高攀于你。虽然我离开了你,可我从未欠你半分。从今以后,我们各自为安,难道不好吗?”

    语毕,她怕自己再泄露内心的痛,一头冲了出去——

    “墨冥汐!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会不得好死的!”

    身后,暴怒又带着诅咒的声音传来,回音辽远,不断的刺人耳膜。墨冥汐不管不顾的朝营帐的方向跑,犹如身后洪水猛兽追赶般,只是……

    内心的痛化作一滴滴泪水洒了一路……

    谁也不曾想到,这竟是彼此最后一次同对方独处……

    ……

    翌日——

    休息了一夜之后,天刚亮,众人就整装入林。

    南宫翰义换下龙袍,一身狩猎的铠甲,威风凛凛的骑在马上,前有侍卫开路,后有众多王孙公子追随,一行男子,气势如虹,彷如比入阵杀敌还兴奋。

    罗魅背着弓箭,依然穿着小厮的衣裤、扎着马尾,和南宫司痕同坐一骑走在最后。眼看着大部队气势振奋的进了树林,他们五个人慢腾腾的在路上磨蹭,压根就没有要追上去的意思。

    说是打猎,可谁都没这个心思。茂密的山林就在前面,但在他们眼中,美景如画的山林犹如龙潭虎穴般,一个个神色沉着,皆不敢大意。

    “魅儿,你身上可带有驱虫蚁的药?”走着走着,江离尘突然出声。

    “嗯?”罗魅回头看着他。

    似是知道她在想什么,江离尘突然撩起衣袖,只见那白皙的手臂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疙瘩。他也没不好意思,大大方方的说道,“昨夜也不知道是何东西,竟将我咬成这般。”

    南宫司痕和墨白朝他手臂看了过去,就连墨冥汐都好奇的抬头看向他结实的手臂。

    罗魅不禁皱眉,“怎么如此严重?”

    她回头朝南宫司痕递了一眼,示意他把马儿撵过去些。

    南宫司痕拉长了脸,不过见江离尘的手臂的确不对劲,这才不情不愿的勒了勒缰绳。

    罗魅也没碰江离尘,只是伸长脖子凑近仔细看了看。

    不看而已,越看她脸色越难看。

    远远看去,江离尘手臂上的疙瘩就跟蚊虫咬过般,可当真细看,明显不是普通的飞蛾虫子咬出来的!一般蚊虫咬过的疙瘩多为红、肿,也会伴有痛、痒等症状。可江离尘手臂上的疙瘩却是暗红色的,疙瘩附近的毛囊粗大,大有扩张的感觉。

    “江大哥,你可感觉痛痒?”她抬起头严肃的看着江离尘。

    “并无痛痒之感。”江离尘摇头。垂眸看着手臂上让他头皮发麻的疙瘩,他神色也带着一丝困惑,“昨夜睡得极好,并未发现有异样,今早起来才发现多了这些东西。我也觉得奇怪,并非第一次在野外露宿,为何遭怪虫攻咬却毫无察觉?”

    “你这不是被咬的,是中毒了!”罗魅冷声道。

    “中毒?”不仅江离尘惊呼,其他人也惊讶不已。

    “乖宝,你确定这是中毒所致?”南宫司痕冷肃的问道。

    “嗯。”罗魅对他点了点头,随即撩开衣角,在腰间拴着的一只布袋子里翻找了起来,片刻之后,拿出一只细瓶出来,扔给了江离尘,“江大哥,你先服一粒,一个时辰之内最好别用内力,否则我怕毒性会扩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