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闺门生香 > 160、罗子航之死

160、罗子航之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房门口,只剩南宫司痕一人在等候。--
  
      里面一直都很安静,他也不知道自家岳母大人的情况如何了,只能耐着性子等自己的女人出来。
  
      这一等,等了近一个时辰,房门总算打开了。
  
      先出来的是祁老,他低头唤了一声,“师父。”
  
      老头子捋着白胡点了点头,“嗯。”
  
      南宫司痕拧着浓眉问道,“师父,我岳母大人伤势如何?”
  
      老头子摇着头往外走,“没事了,放心吧。”
  
      南宫司痕凝望看着房内,总觉得自己都快变成望妻石了,才看到自己女人出来,而且神色落寞,不管是精神还是气色都极为不好。
  
      他几步上前将人打横抱了起来,看着她疲惫又难过的神色,低沉问道,“既然没事了,也不要太难过,也得注意自己身子。”
  
      她熬夜不说,还紧张了一晚上,现在日上三竿都还未休息,他能不紧张?毕竟她现在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罗魅闷闷的‘嗯’了一声,把头靠在他颈窝里。
  
      南宫司痕看了一眼房内,床帘下能看到安一蒙的黑靴。尽管知道自家岳母大人脱离了危险,但他还是问道,“岳母大人可是睡过去了?”
  
      罗魅低声回道,“不是,安将军怕她疗伤时受不住疼痛,所以点了娘的穴道,她现在还在晕睡中。”
  
      南宫司痕再问了一句,“确定没大碍了?”
  
      罗魅点了点头,“还好师兄及时送回来,没有造成失血过多的情况。现在伤口虽止住了血,不过要想痊愈,恐怕还要些时日。<>”
  
      南宫司痕低头在她额头上啄了啄,“我带你回去休息,你需要好好睡一觉。”
  
      罗魅揪心的看向房内,“可我娘……”娘还未醒……
  
      南宫司痕沉了沉脸,“你若休息不好,如何能照顾她?你若不听话,伤得是自己,对她一点益处都没有。难道你想等她身子好了而你却病倒?”
  
      罗魅低下头一句话都反驳不出来。
  
      南宫司痕抬脚就往外走,“这里有你师父和师兄,还有安将军,岳母大人不会有事的。等你休息够了,我再带你过来。你若把自己身子折腾出问题,我就不让你再出府!”
  
      对她,必须要实施严厉看管,否则出了任何问题,他哭都没地方!
  
      要说累,其实罗魅早就疲惫不堪了。一晚上神经绷着,之前给自家母亲敷药疗伤又揪着心,这会儿确定母亲没有性命之危后,窝在熟悉的怀抱中,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她两只眼皮就跟打架似的,恨不得拿两根牙签撑着。
  
      本想等回府再休息,可抵不住困意,刚走出祁老的别院她就在南宫司痕怀抱中沉沉的睡了过去。
  
      见状,南宫司痕突然改变了注意,让丫鬟快速收拾好一间空房,带着她临时在此处住下。
  
      天以入秋,尽管气候凉爽,可他也担心她受凉。熬夜一晚,她身子散发着凉气,摸着哪里似乎都是冰凉的。被褥盖在他们身上,他依然将她搂在怀中让她汲取着自己身上的温暖入睡。
  
      她是睡着了,可她肚子里的小家伙却不肯休息,手掌摸着她凸显的肚子,感受着小家伙时不时戳他一下,本来他也有困意,可陪着孩子玩耍,这种无法形容的乐趣却让他的一时无眠。
  
      四个多月的身子,孩子在她肚子里已经知道动了。<>每天用手掌同他接触,彷如孩子就在他手心之中,那种奇妙的感觉他真是形容不出来,欣喜、感动、紧张、期盼……想着孩子在她肚子里调皮,他一颗刚硬的心都快被他软化完了。
  
      也不知道是个男孩还是女孩,长得像他还是像她?每一日抚摸着她的肚子,他心里期盼的感觉就越发强烈。
  
      ……
  
      而另一边,罗淮秀苏醒过后,刚一动就龇牙咧嘴的倒抽冷气,“撕……”
  
      安一蒙坐在床边背靠着床头,闭着的双眼猛然睁开,下意识的朝她看去,“醒了?”
  
      罗淮秀点了点头,咬着牙问道,“你是不是一夜未睡?还不快回去休息……嘶……”背上的伤虽然经过治疗,可依然火辣辣的疼。
  
      安一蒙低下头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定她没有高热之后这才回她,“要回去也要等你好些了才行。我身子不碍事,撑得住。”
  
      罗淮秀皱着眉头,此刻脸都是扭曲的,想抬手都不行,一扯到伤口就痛得钻心,只能这么偏头同他说话,“老安,你先回去休息,我没事了。”
  
      安一蒙突然起身走向外面,罗淮秀以为他听话走了。可没多久,就见他返了回来,而且手里还端着一只腕,碗里散发着苦臭的药味。
  
      重新坐上床,安一蒙拿勺子舀了一勺药汁,还在唇上蘸了一下这才送到她嘴边,低沉说道,“这是祁老亲自配的药,早就熬好了在厨房温着,他说你醒来就要服下,否则容易高热。”
  
      罗淮秀抬眼看着他,明明还未服药,可她突然觉得伤口似乎不那么疼了。他说话还算精神,可也掩饰不了他脸上的疲色,不用说她也知道他们一定为她的事担心了、着急了。
  
      她张开嘴,将那一勺药咽入嘴里,接近着第二勺、第三勺……
  
      直到一碗药全进了肚子,安一蒙这才把碗放到桌子上,回来又坐回远处,用指腹刮了刮她的嘴角,替她擦去残留的药汁,并低声问道,“可是很疼?”
  
      罗淮秀摇头,“还好。<>”
  
      安一蒙脸色微微一沉,“疼就叫出来,我又不会笑话你。”
  
      他知道她要强,可不知道她如此要强,从刚开始到现在,就没听她大呼大叫过,那么深那么长的伤口,他一个男人看着都为之心颤,可她却死咬着牙一直忍着。最后他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想起点了她的穴道让她少受些痛苦。
  
      现在醒了,她还是这个样子,对他叫声疼,他也能知道她的感受。
  
      罗淮秀还是咬着牙摇头,“真不疼……比之前好多了……”
  
      要不是她受了伤,安一蒙都想同她翻脸,“你这倔脾气真要好好改改!”
  
      见他突然变脸,罗淮秀不解,“我……我怎么惹到你了?”
  
      安一蒙想都没想的回了她一句,“我倒宁愿你惹到我了!”
  
      罗淮秀抽了抽嘴角,只觉得额头上有许多黑线。这是没休息好造成的?
  
      两个人突然都没说话了,原本很温馨美好的气氛突然有点僵冷。罗淮秀斜眼瞅着他冷脸,还是没想明白他干嘛突然闹脾气。
  
      心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人估计是嫌她不够谨慎给他添了乱让他担了心吧?
  
      “老安?”
  
      “嗯?”安一蒙板着脸,可对她也是有唤必应,且眼里还有丝紧张。
  
      “你把头低下来。”罗淮秀压低声音道。
  
      “做何?”安一蒙睨着她,“要是疼你就说,我让祁老想想办法。”
  
      “不是……你把头低点呗。”
  
      “你到底想做何?”安一蒙有些不耐。都受伤了还这么不老实,真想狠狠骂她几句。
  
      “你这样我亲不到。”罗淮秀白眼。她想主动点这人居然不领情,福利都不要了!
  
      “……”安一蒙怔了一下,随即拉长了脸训道,“谁稀罕你亲了?受伤就给我好好养伤,再如此不正经别怪我狠心!”
  
      罗淮秀一下子冷了脸,没想到自己主动示好想哄他却遭他嫌弃,彷如一盆冷水泼下把她的热情全都浇灭了。
  
      她咬着牙,闭上眼开始保持沉默,但耳边却突然听到他略带别扭的声音,“知道自己错了?想弥补我担心了一晚上?那就给我好好养伤,等痊愈了过后再好好弥补我!”
  
      罗淮秀眼皮颤了颤,但最终还是没睁开眼去看他,只是闷声闷气的应了一个字,“嗯。”
  
      这不解风情的男人!
  
      许久都不见他离开,罗淮秀又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说她倔,他自己不也一样么?
  
      她偷偷睁开眼,自己成‘大’字型,把床都占玩了……
  
      “老安。”
  
      “嗯?”安一蒙拧眉盯着她,不知道她又想做何。
  
      “帮我翻个身行不?我想侧着睡。”
  
      “你给我好好趴着,别动来动去!”安一蒙有些恼。
  
      “我这样趴着不行啊!”罗淮秀龇牙咧嘴,一脸痛苦,“趴一会儿还好,趴久了胸疼!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压变形?”
  
      “……”安一蒙差点吐血。她倒是真敢说!
  
      本来不想搭理她,可一想到她说的那样,他板着脸起身,还是小心翼翼的去挪动她的身子。
  
      “嘶……”罗淮秀又忍不住闷哼。好在她是生孩子疼过的人,虽然这伤不容小瞧,可还是没当初生孩子痛,所以她还能承受。
  
      待将她侧身置好,床立马就多了一半的空位。
  
      罗淮秀这才又开口,“你也别回去了,累了就在这里睡吧。”
  
      安一蒙想都没想拒绝,“我不累。”
  
      罗淮秀不满的白了他一眼,“陪我睡觉都不行吗?你可是嫌弃我了?”
  
      安一蒙拉长了脸,和衣躺在她身侧,但也同她保持着一段距离。看着她额头上溢出的冷汗,他也没说什么,抬头主动为她擦去。
  
      两个人面对面,罗淮秀轻道,“睡会儿吧,我知道你们辛苦了。可你也要休息好,否则怎么照顾我?家里还有大宝和小宝呢,也要等着你回去陪他们。”
  
      安一蒙替她拂开额角的一丝细发,低沉的应了一声,这才缓缓比上眼。
  
      ……
  
      对外面的事,南宫司痕已经代替安一蒙交代下去了,搜城的事继续着,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他们在寻找一个人,而且一天一夜过去,并没有把人找到。
  
      而罗家一直被人监视着,安府派的人没撤去,罗家的人也知道罗淮秀还没被找到。
  
      比起第一天的激动和愤怒,第二日罗太夫人冷静多了,甚至对府里的人下令,没有必要的事不许任何人擅自出府,省得被人怀疑。那些人要留在他们家外面就让他们留着,反正又不要罗家给饭。只要他们没做亏心事,不怕安一蒙动他们,毕竟诬陷人也是要讲究证据的,没凭没据的,还是在皇城里,她就不信安一蒙敢要他们的命!
  
      比起罗太夫人和罗明旺夫妇的不满,相反的,某人在府中却暗自欣喜。虽然现在不方便走出家门,但门外把守的侍卫却在无声的告诉他,一切都安稳,只待安一蒙找不到人倍感失望又拿罗家没撤之后就会主动把人撤走了。到时候他也就有机会动手了……
  
      ……
  
      多日过去,罗淮秀伤口慢慢愈合,安一蒙把她偷偷带回府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