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闺门生香 > 164、吃儿子的醋

164、吃儿子的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南宫司痕一听,不满的朝她瞪去,“好好用词,本王儿子何时成了你们手中玩物了?”
  
      罗魅轻飘飘的斜了他一眼。小孩子不都是大人的玩具?
  
      她没说什么,只是摆手催促慧心快去。
  
      等抱着襁褓看着熟睡的儿子,罗魅只觉得自己心都快柔化了。听奶娘说小家伙很好带,每日吃饱奶后就是睡觉,要嘘嘘的时候还会动动腿儿提醒大人。
  
      因为之前带过两个双胞胎弟弟,她也不需要现学怎么抱孩子、怎么哄孩子,一切都做的很熟练。
  
      在儿子吹弹可破的脸上轻轻啄了一下后,她抬起头,正好同某个男人冷飕飕的眸光对上,顿时脑门上就掉起了黑线。这醋坛子,该不会连儿子的醋也吃吧?
  
      抱着襁褓,她挪到他身侧,突然命令起来,“抬手!”
  
      南宫司痕绷着俊脸,更显不满。
  
      罗魅突然把襁褓往他胸膛递去。
  
      南宫司痕猛然睁大眼,双手下意识的伸出,手掌稳稳的托着襁褓。这毕竟是他亲亲儿子,不可能让他摔着!
  
      他双手肘曲着,十指成摊开状,原本修长的手臂僵硬着,连身子都彷如被定住了般,一动不动。
  
      慧心慧意见状,忍不住低头偷笑。
  
      而罗魅虽然心里笑着,但面上还是很严肃,立刻给他双手纠正抱孩子的姿势,也顺便让他放松些,“你手要托着这里……小孩子脖子软软的,一定要同时托着他的肩膀和后脑勺……还有这里,腰也要托着,不能闪着他的腰。”
  
      在她纠正下,南宫司痕虽然抱姿僵硬,但也算能看了。<>孩子的头和肩同时枕着他结实的臂弯,他另一只手托着孩子的腰身,罗魅还没来得及说其他的,他自己收紧了手臂,让孩子身子靠在他胸膛上。
  
      看着他下意识保护的举动,罗魅微微一笑。他一直不肯抱孩子,其实并非他不喜爱孩子。这男人以前天天跟孩子隔着肚皮互动,哪会不喜欢孩子的?只不过是他担心自己不会抱孩子从而伤到孩子罢了。
  
      “怎么样,儿子乖么?”
  
      “那当然!”南宫司痕头也不抬的回道,眸光一直垂视着怀中熟睡的幼儿,身体也慢慢的放软了,“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
  
      听着他臭美的话,罗魅扭头抽了抽嘴角。见两个丫鬟在那里偷笑,遂摆手示意她们出去。还笑呢,也不怕逮着遭罚。
  
      两丫鬟心领神会,赶紧偷偷退出房门。
  
      看着身边温馨的父子俩,罗魅倾身过去,情不自禁的在儿子脸上又印了一个吻,她不知道该同儿子说什么,也只有简单的亲吻才能表示自己的喜欢。
  
      可就在她抬起头时,面对的又是一张冷到掉冰渣的脸,耳边更是他磨牙的声音,“你是当我不存在么?”
  
      罗魅瞬间冷汗了。
  
      瞧着他一副醋坛子打翻的摸样,她内心是真崩溃的,只不过面上还得保持冷静,再次倾身过去,这次是在她冷硬的俊脸上亲了一下。
  
      南宫司痕脸色这才有所好转。
  
      可罗魅就看不下去了,忍不住白眼道,“儿子的醋你也吃,就不怕别人笑话?”
  
      南宫司痕冷哼,“那他也是个男人!”
  
      罗魅揉了揉额头,本来吧,她还觉得这人比安一蒙好,至少安一蒙不会乱吃他两个儿子的醋。<>而这个,简直让人无语了。
  
      南宫司痕醋归醋,不满归不满,不过怀中小家伙动了一下的时候他还是紧张的绷紧了身体,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家儿子。
  
      只见小家伙扭了扭脑袋,慢慢睁开眼,那又黑又大的眼仁儿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南宫司痕几乎忘了刚才还在吃儿子的飞醋,这会儿一下扬高唇角,还有些激动的朝罗魅道,“乖宝,他认得我!”
  
      罗魅就跟看白痴一样看他,“你怎知道?”
  
      南宫司痕道,“你看他都不哭!”
  
      罗魅揉了揉额际,只觉得自己快要被他打败了。见儿子小屁股的部位动了动,她赶紧从他手中抱过襁褓,然后赶紧把襁褓放床上,一边解开襁褓上的细带,一边对他催促道,“儿子恐怕是要尿尿了,你快把床下的盆拿出来。”
  
      南宫司痕一听,也没嫌脏,当真弯下腰去把那木盆拖了出来。这盆不是特意给孩子准备的,而是一直给罗魅准备的。从她怀孕害喜开始,南宫司痕就让人准备了一直木盆在床上,方便她随时用,后来她害喜的反应少了,可这盆还是在这里放着以备不时之需。
  
      罗魅蹲在地上给孩子把尿,还好及时,孩子没尿襁褓中,要不然又得换一身了。
  
      她觉得儿子虽小,可挺讲究的,尿尿会提示,被裹得不舒服还会哼哼两声,只要伺候好了,其他时候他就睡着,乖得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把完尿,她把儿子放回襁褓里,正准备找干净的布巾给儿子擦擦尿尿的地方,结果手还没碰到儿子,突然她的手腕被某个男人抓住。
  
      “怎么了?”罗魅不解的看着他冷脸,哪里又让他不爽了?
  
      “你不害臊吗?”南宫司痕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布巾,摔开,然后自己替儿子襁褓裹好,又快速的把系带绑好。<>
  
      “我……”罗魅差一点就口吐鲜血,脸都黑了。这是她儿子,她害臊什么?那个做娘的没见过自家儿子的身体?
  
      她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忍着暴走的冲动,看着他把襁褓抱回手上,只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抽着痛。好在他不知道她还伺候过他两位小舅子,否则他恐怕得把两个小舅子废了。
  
      南宫司痕像是没看到她隐忍的样子,还不满的警告道,“以后这些事让其他人去做,你别随便插手。儿子要是长大知道这些,你让他如何作想?”
  
      罗魅冷飕飕的斜睨着他,“我就不信你母妃没碰过你!”
  
      南宫司痕瞪了她一眼,“我早就不记得那些事了。”
  
      罗魅揉了揉心口,她决定不要跟这奇葩说话!再说下去,她会忍不住找绳子上吊的!
  
      见他把襁褓紧紧搂在胸口,她想把孩子抱到自己手中,可想了想,还是算了,不知道他还会迸出什么奇葩言论出来。
  
      这是罗魅产后夫妻俩第一次一起带孩子,之前自家母亲抱怨安一蒙不会带孩子时,她还在心里不爽安一蒙,觉得他太大男子主义了,一点都不心疼她母亲的辛苦和用心。
  
      而此刻,面对自家男人变态的理论,她突然觉得,还是别让男人带孩子了,如此畸形的思想,以后怎么教育孩子?
  
      对自家这男人变态到极点的醋劲儿,她也是莫可奈何。不是她不想解释,而是解释无用。态度强硬点和他说话,他能分分钟怀疑她是在心虚,严重点立马给她‘好看’!
  
      ……
  
      而另一边,罗淮秀在回安府后,连着两日安一蒙都没给她好脸,虽然也很少对她温柔,可这两日那横眉冷眼的摸样就差把她就地咔嚓了。
  
      对此,罗淮秀也无力解释。女儿生孩子,她哪能不关心的?南宫司痕爹娘都不在世,蔚卿王府连个长辈都没有。府里蔚就一个二十多岁的奶娘算年纪大的了,其他的人全是年青人,这些人指望她们懂什么?
  
      她在蔚卿王府住了两三日,不过是想多教她们一些经验,免得一个个都不懂忌讳。要知道,那可是她亲生闺女,又不是上网免费下载的。她都不上心谁还上心?能指望谁上心?
  
      不过就在女儿那里住了几日而已,结果还有人给她使脸色,怎么,还想让她先赔礼道歉?是不是还想要她立保证书以后不跟女儿来往了?
  
      这不是情况特殊嘛!更何况府里有这么多人,又是奶娘又是丫鬟,难道还照顾不好孩子?她还跟来接她的人说过,如果孩子实在闹得厉害,就把孩子一起带到蔚卿王府,也省得烦他这个做爹的。
  
      看摸样,要么是老穆没传报这话,要么就是他这个做爹的不愿意。
  
      总之一句话,她没觉得自己做错了!
  
      这日中午,用过午膳后,罗淮秀在房里带着奶娘和丫鬟一起教两个儿子走路。
  
      先是大宝,奶娘让他站在地上,罗淮秀蹲在几步开外的地方笑眯眯的对他拍手,“大宝快来,到娘这边来。”
  
      奶娘小心翼翼的放手,大宝原地不动,眼仁儿瞅瞅这里再瞅瞅那里,突然弯下小身子双手撑在地上,罗淮秀都来不及过去抱他,只见小家伙撅着小屁股就爬远了。
  
      “……”所有人纷纷叹气,又失败了!
  
      轮到小宝了,结果还不等奶娘把他放地上,小家伙就使着劲儿挣扎要下去,奶娘都快抱不住了,只好放他下地。小家伙一落地,都不朝罗淮秀看一眼,趴地上就跟着哥哥追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